判詞政治化

習近平主席說:不可以用改革開放後三十年否定改革開放前三十年。文革定性,偉人有指引,郭偉健竟然公然反中反習,他亟須去北京黨校和法制部門上課。

郭偉健法官之中文判詞亦政治情緒化。他將「文革」與恐怖主義活動定量齊觀,在政治上,先冒犯了十三億中國人民的感情

因此,郭偉健的判詞以去年反修例的「文革行為」之道德批判為主軸,則判詞整個主題方向錯誤,對兇徒洪震顯示的憐憫與同情,出現了不中不西、既支持法西斯、又有馬克思主義之不三不四搞笑效果,難怪中共對香港「港英餘孽」的法官群組不太放心。

此外,對於兇徒洪震之義薄雲天、光明磊落,連「現今受過高級教育的知識份子也鮮見」。請問郭官有無統計?還是看得川普的講話多,對知識精英,產生偏見與民粹仇恨?

郭法官口中的香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之中,不是沒有厚顏無恥者,但沒有需要操刀殺人的機遇。水滸傳裏,掄起板斧在前砍殺的是無知識的黑旋風李逵,智多星吳用,從來不必動手,但你不可以說李逵的情操高尚,高級知識份子吳用則卑鄙。

中文結構中邏輯力薄弱。郭法官判詞以後盡量用英文寫,用英語思考,會少一點錯。

因為中文,長期有「罪大惡極、不殺不足以平民憤」、「貪污腐敗、長期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、不知敬畏、肆意妄為」之類的「判決」,令一個民族的智商與思維低端化。

發表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