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常生活

一場疫症,許多人開始懷念所謂「正常生活」。

「正常」的時候,自由是看不見摸不着的,只有到失去的時候才驚覺。瘟疫爆發初期,西方多國一度難以控制局面,因為自由的觀念根深柢固,限制自由的政令,對任何政府,難以啟齒,英國政府想出甚麼「群體免疫」的「昏招」,或者只是試探民情也未可知。

瘟疫奪去生命,還造成深遠的心理創傷,絕大多數人只是犧牲外出的自由,也苦不堪言。

如果沒有疫症,你的生活又是否正常?


正常生活正常生活正常生活正常生活正常生活

發表回覆